凰家看台|疫情期间留洋的运动员为什么感到快乐

凰家看台|疫情期间留洋的运动员为什么感到快乐

凤凰网原创|疫情期间在海外追梦的中国运动员,成了中国职业体坛暗夜中的几缕微光。

2022年法网在红土之王纳达尔继续封王的老旧剧情中结束,但对中国观众而言,这届法网是“新鲜”的,中国人已很多年没像这次这样感受到法网和自己息息相关,皆因19岁横空出世的中国姑娘郑钦文给人以希望——

郑钦文如此、沈梦雨如此、武磊如此。疫情下他们留洋西行,反倒走出了一片宽广的天地。

很多年后,但愿这段故事只是一个成功的起点:2022年罗兰加洛斯的四分之一决赛,面对强势的世界第一、法网冠军斯瓦泰克,郑钦文首盘在0比3落后的情况下顽强逆转,给人以巨大的视觉冲击,但第二盘开始被腿伤和生理周期疼痛所折磨,未能创造更大奇迹。斯瓦泰克近期豪取35连胜,本届法网仅丢一盘,就是输给郑钦文那一盘。

凭借法网的抢眼表现,6月6日出炉的WTA新一期世界排名中,郑钦文排名飙升20位,升至第54名。

但显然,在中国观众的印象里,这个19岁的姑娘不仅只有一个法网16强的标签,她带给国人的刺激,更包含其“世界性运动员”的阳光气质。她自然地在转播镜头的镜片上签名,用英语落落大方地回答所有提问。就跟谷爱凌一样。

只不过她比谷爱凌更让人有亲切感,因为她从小在国内的平民家庭长大,却在如此年轻的年纪修炼出了职业网球运动员必须具备的国际气质。

没错,郑钦文让人想到了李娜。那个曾经真正融入了世界网坛的中国职业运动员之一。李娜比郑钦文更晚熟,但她们的轨迹是相似的。李娜曾不停地与体制内的束缚搏斗,并最终实现了单飞梦。她的成功离不开体制这个“培养皿”,但单飞是她走向世界之巅的关键推动力。

疫情肆虐的2020年,中国最安全的2020年,17岁的郑钦文毅然决然踏上了出国训练、生活、比赛之路。过去两年时间,她师从外教,日常在巴塞罗那训练。很多中国球员选择待在国内,这些选择留守的球员参赛机会寥寥,训练条件和赛事质量达不到预期。

事实上,欧洲的疫情没有影响郑钦文的训练和生活,这两年的时光恰是她作为一名职业选手最重要的成长期,她的提升是全方位的,不仅是全面的击球能力(她冷静上网放小球的时候可真漂亮),还有那口豪不生涩的英语,以及浑身散发的自信阳光的气息。

有些项目在国内训练比赛或许已足够,比如跳水、乒乓球、举重等,但有些项目若不主动走出去,不可能找到出路。郑钦文并非个例,这两年还有很多像她一样反其道行之在海外“野蛮生长”的中国运动员,在欧洲足球联赛追梦的武磊、李磊、沈梦雨、唐佳丽,正在全世界各站赛事征战F1赛场的周冠宇,在海外打球的李月汝、韩旭、周琦、曾凡博、余嘉豪……

若以国内流行的体育价值观来看,这些运动员有成功也有失败,不妨以女足姑娘沈梦雨和男足国脚武磊做对比。

21岁的上海姑娘沈梦雨刚刚获得了留洋生涯第二冠,她在决赛中进球帮助凯尔特人女足捧起苏格兰足协杯冠军。同样效力于凯尔特人队的前英格兰国门乔-哈特在微博上更新了他专访沈梦雨的视频短片,接受采访时,沈梦雨虽略有腼腆,但灿烂的笑容和流利的表达,马上让人联想到郑钦文。

在其它更多镜头里,沈梦雨像邻家女孩一样跟人分享着她在格拉斯哥踢球的喜悦,以至于她的视频在抖音上很受欢迎。

在一些球迷眼里,武磊可能正在冷板凳上消磨时日。事实上恰恰相反,在西班牙三年,武磊已经超脱了那种功利的体育价值观。他说:“西甲有500多名球员,有很多球员都要打替补,难道每个队只留11个球员,替补球员都要转会离开吗?作为中国球员,能在这个平台上认真训练、踢球,已经很幸福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事实上苏格兰女足联赛的水平并不太高,沈梦雨在纯竞技层面的收获未必有多大,相反,在西甲男足联赛踢球,哪怕只要跻身一线队大名单,也是一种质量保证。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正在以职业球员的身份享受着职业体育带来的乐趣并收获了很多。

武磊一家人都感染过新冠,都以最短的时间就恢复了。近两年,武磊能在现场几万球迷的围观下踢球,可以听全场观众喊自己的名字,还可以拿着“大声公”跟球迷互动,恐怕国内任何球员都会羡慕他。

2022年,周冠宇成为F1赛场第一位中国车手。与郑钦文、武磊、沈梦雨不同,他很小就在欧洲训练赛车,这是他能够进入F1的前提。周冠宇未必会在这个项目里取得多么伟大的成就,但他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已然是中国体育的一种极限突破。

F1显然是一个很考验心态的运动——摩纳哥站的正赛中,周冠宇差点因为超车失误发生撞墙事故,在与车队进行无线电通话时,他幽了一默,“我可能得换条裤子”。

正如傅园慧在里约奥运会上脱口而出“洪荒之力”,打破了中国运动员留给国人的刻板印象而引爆流量,中国运动员其实挺需要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一种更轻松、更从容的气质。

据了解,中国女足的头号球星王霜即将二度留洋,加盟英超女足。尽管她曾经留洋法甲的巴黎圣日尔曼女足并遭遇了很多困难最后被迫回国,但她现在还渴望再出去,原因不言而喻。其实王霜留在国内收入更高,但国内联赛的环境对这种质量的球员而言,已是一种损耗。

我们要承认,海外很多地方拥有更好的职业体育竞赛环境,疫情之下这种差异被放大了。中国留洋选手在那样的体系中享受正常的比赛和生活,能按职业体育发展规律锤炼个人能力,所以更容易感到快乐,也更让他们向往。

近两年,中国体育代表团虽然在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上收获了突破性成绩,但国内的职业体育环境却陷入了最低谷,而职业体育(而非奥运会)恰恰才是世界体育的绝对主流。如今,多个国际体育组织取消了2022年乃至2023年原本要在中国举办的赛事,这对中国体育而言是巨大打击。

这群疫情期间在海外追梦的中国运动员,成了中国职业体坛暗夜中的几缕微光,他们的存在提醒我们,中国体育并未完全跟世界脱轨,而争取早日重新接轨则是唯一正确的路。

中国职业体育就是一团浆糊,不单单是足球。究其原因,第一,政府管理部门不放权,还在走那套体制内体工队的模式。这种模式对奥运会那些冷门项目可能有用,因为与他们竞争的是国外的非职业运动员。国外的这些半职业运动员有正经工作,专门练项目的时间有限,投入的资金也有限,自然竞争不过整天都在训练、钻研的中国运动员。国外运动员这么选择也很简单,因为项目太小众,没有足够的市场,光靠运动员这碗饭养不活自己。而国内就不一样了,反正国家会给钱,那就整天练呗。职业运动员VS半职业运动员,自然是有优势的。但到了高度职业化的项目,比如足球、网球,这套就玩不转了。第二,我还是那个观点,中国人就不喜欢运动。所以这些运动形成不了庞大的消费市场,所谓的职业化都是伪职业化。没有足够的运动消费市场,哪有资本进来投资,哪有靠此吃饭的职业运动员呢?所谓的中国职业足球运动员,无非是房地产商从政府便宜拿地,再投资足球回报政府,养活这些足球从业人员。说是公益足球,其实也没错。只不过最后买单的不是那些房地产企业,而是背后的地方政府。搞不好就搞不好吧,反正咱还穷得很,先搞更重要的事吧

我还记得磊子哥的许多。磊子哥刚留洋的时候我在贴吧和球友们热烈的讨论,我还以志愿者的身份担当起了了西班牙人吧西语的翻译工作。他第一次出场我看了,他第一次在西甲联赛进球我看了,他打进那粒把西班牙人送进欧战区的那场比赛我也看了,他对巴萨打进中国足球划时代的那粒进球的比赛我也看了。三年已经过去,曾经的中学生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曾经事事必较的我也开始学会放下、学会顺从。也和磊子哥一样,明白了知足常乐的道理

现在太缺一些这样的文章来写一下中国体育的现实了。在好多人眼中,奥运会好像就是体育的全部,金牌就能代表体育实力。永远都是一句为什么中国跳水强,举重强,篮球足球就和猪一样。

这和疫情没有多大关系吧,你举的例子涉及的这几项运动本身国内和国外差距就很大,而且你说的也都是比较成功,或者说有实力出去追逐梦想的。其他人即使没疫情也很大概率出不去。

遇事特别是大事,一定要有个准确的分析和预判,很多事拖不起,时间太宝贵,机会失去不再有,作为个体不能把时间浪费在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