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乐士:为了英国的利益特拉斯需要再次“调头”

江乐士:为了英国的利益特拉斯需要再次“调头”

9月8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引发了英国巨大的悲痛。她在位70年,是英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据说现在80%以上的英国人都是在她执政期间出生的。许多向她的生平和成就表示敬意的人表示,恐怕再也不会看到像她这样的人物了;英国的前首相们也都给予她很高的评价。

英国新任首相特拉斯也对女王赞不绝口,称赞她为“现代英国的基石”和“世界上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对于正需要安慰的英国来说,她的这些话十分受用。

特拉斯的前任们,不论是作为英国首相还是保守党党首,都是君主制度的热心拥护者,诸如鲍里斯约翰逊、特雷莎梅、戴维卡梅伦、约翰梅杰等都对女王表示了高度赞扬。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在政治生涯中都始终支持英国的秩序,但特拉斯是个例外。近来披露的一则视频显示,在担任牛津大学自由主席时,她曾经公开主张废除君主制,谴责君主制所依据的世袭原则。

不过,在意识到共和制会妨碍她的政治前途后,她已经放弃了这种主张。事实上,她上周还指出,“王室经久不衰”。不仅如此,2014年,她还宣布放弃了先前对核裁军的支持,而她最近在世界舞台上的好战倾向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现在,特拉斯试图将自己描绘成撒切尔夫人的化身,但人们却发现她曾在参加公众抗议活动时高呼让撒切尔夫人滚蛋的口号,这实在令人震惊。

当然,年轻时的不谨慎行为,不应该被当作对一个政治新星不利的因素,甚至可能有助于其发展。不过,对于特拉斯来说,这种“调头”已经成为一种习性,也是她现在最引人注目的特点之一。

2022年9月3日,《时代》杂志报道称,特拉斯被很多人视为“一个政治投机分子——能够迅速并且完全地倒向任何适合她当下境况的立场”。换句话说,她并不是“铁娘子”,而是又一个自命不凡的野心家。

她在英国“脱欧”事件中立场的彻底转变也是一个经典的例子。2016年,当她还是卡梅伦政府的环境、食品和乡村事务部大臣时,她将“脱欧”描述为“三重悲剧”,是“那些生活在云端的人”的主张,这曾让卡梅伦很高兴。

然而,卡梅伦刚在“脱欧”公投中失利并辞职,特拉斯就立即将自己重新塑造为一个狂热的“脱欧”派,迫不及待地对抗布鲁塞尔。她甚至成为了保守党内恐欧右翼阵营的代表,后来也是这些人支持她竞选取代鲍里斯约翰逊的位置。

在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时代,中英双方共同描绘了双边关系“黄金时代”新蓝图。卡梅伦政府的对华政策包含了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特拉斯对此也曾经极度支持。2015年,她在开启为期四天的访华行程前还表示,“很高兴访问中国,它是英国一个重要的全球经济伙伴”。

她还热衷于谈论希望“在对我们两个经济体具有互补性的领域建立真正的合作——在这些领域,我们可以交流知识和专长,如农业技术、技能和创新”。

在卡梅伦辞职、延续中英关系“黄金时代”大方向的特雷莎梅也被取代之后,特拉斯的观点又立刻发生巨变。她加入了保守党内日益狂热的阵营,这一阵营正是在前党首伊恩邓肯史密斯等人的鼓动下得到了发展。当2020年英国正式“脱欧”、约翰逊允许美国来决定英国的外交政策时,特拉斯马上意识到她的未来发展将与谴责中国的复兴有关,现实证明她当时的想法是相当正确的。

她明白坚持卡梅伦时期的对华友好政策对于实现她的政治野心来说是致命的,也意识到对抗将对她的前程有极大帮助。她不仅加入保守党右翼阵营,更成为其代表人物。在党首竞选期间,她一有机会就肆无忌惮地打“中国牌”,煽动对中国的敌意。

此外,她还公开宣称打算将中国定义为对英国的“严重威胁”,就像对俄罗斯那样,这受到了保守党内人士的热烈欢迎,从而将她推入了唐宁街10号。成为首相之后,特拉斯立即寻求奖励那些党内支持她的顽固空想家们。

尽管2021年有五名议员因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被中国政府制裁,但她仍试图招募他们加入政府。虽然伊恩邓肯史密斯拒绝了她的邀约,但其他三人却急切地接受了。

其中,主要的“恐华者”和宣传机构“中国研究小组”的创始人汤姆图根哈特被任命为内政部负责安全的国务大臣,以兜售有关中国尔族人口的谎言为专长的努斯拉特加尼被任命为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国务大臣,图根哈特的亲信、来自“中国研究小组”的尼尔奥布莱恩则成为卫生部高官。

显而易见,这个“三人小组”在政府内部工作,会像癌症一样尽可能地搞破坏。他们可能试图毒害中英关系,破坏与中国的贸易,并阻止未来的投资。很明显,在当前的困境中,在很快将面临经济衰退的情况下,英国最不需要的就是像这样的人。希望特拉斯能在造成持久损害之前再来一次“调头”,这对她来说应该不难。

确实,特拉斯喜欢模仿撒切尔夫人,但是二人之间的一大明显区别在于,撒切尔夫人历尽艰辛却总能坚持自己的核心信念。1980年10月10日,撒切尔夫人在保守党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如果你要调头便由你,但本女士绝不调头。”这对特拉斯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的历次“调头”已是“传奇”,现在也必须再来一次新的“调头”。

当然,对于特拉斯来说,通过玩弄意识形态游戏来刺激她的阵营,这是一回事,但将英国人民的未来玩弄于股掌之间就是另一回事了。英国人民没有选举她,她只是保守党党员的选择,甚至大多数保守党下院议员支持的也是她的对手里希苏纳克,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依然有可能扭转当下的局面。

例如,如果她能重新找回她曾称之为与中国达成“真正合作”的信念,那么英国的经济就有可能增长,经济衰退就可能缩短,新的前景就会出现。虽然这将需要特拉斯再来一次“调头”,但是这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而且现在这样做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