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森·塔图姆:从杜克到波士顿一条历时4年的天才养成之路

杰森·塔图姆:从杜克到波士顿一条历时4年的天才养成之路

三个月前,塔图姆度过了自己22岁的生日,标志着这位年轻的天才,已经在联盟里奋战三个年头了。

很多人可能会把他和科比做比较:这是一个纯粹得分手向另一个超级得分手的追逐。不光是塔图姆把科比当作自己的标杆和榜样,在比赛的某些时刻,看着塔图姆在靠近底角的位置,完成一个小幅度的胯下变向—后撤—出手,你会觉得这个画面似曾相识。

科比是塔图姆的偶像,这种对于一个名人堂前辈的崇拜不仅让塔图姆的某些技术动作烙印上了科比的印记,在他们最拿手的绝活——得分方面,塔图姆也超过了联盟的绝大多数人。他在本赛季打出的场均23.6分,能排进全联盟前十五名,而塔图姆才22岁。

能在NBA立足的球员,都是带着天赋来的,而塔图姆则在天才的基础上再加重了几笔。只不过这样的历练和养成需要好的契机,单单这条天才的养成之路,塔图姆就走了四年之余。

1998年出生的杰森·塔图姆赶上了90后的最后两班列车,出生在圣路易斯的他,高中选择就读于本地的高中。高四则是塔图姆第一次展露他天纵奇才的一年,这个在查米纳德学院预备学校的年轻人,在2016年以场均29分+9.1个篮板的数据,顺利入选了当年的麦当劳全美最佳高中生阵容。

这样的数据和荣誉,让塔图姆第一次接过话筒昭告了全世界,又一个篮球天才快要横空出世。

如果说高中的赛场表现让塔图姆展示了自己的天赋,那么NCAA则给这位天赋异禀的年轻人抛出了相匹配的橄榄枝——杜克大学,NCAA里最负盛名的几所豪门之一,一个为NBA输出了无数球星的篮球名校,如今向年轻的塔图姆敞开大门。

这时已经是2016年了,NBA刚刚结束惊为天人的骑勇大战,塔图姆刚刚进入到杜克大学开始适应更高级别的对抗。在2016-17赛季,塔图姆代表杜克大学场均出战33.3分钟,可以得到16.8分+7.3个篮板+2.1次助攻+1.3次抢断+1.1个盖帽的全能数据,其中塔图姆最擅长的得分和篮板,均可在队内排进前二。这样出色的表现和天赋,也帮助塔图姆在自己的职业履历上第一次刻上个人的荣誉:成功入选了大西洋海岸联盟最佳三阵和最佳新秀阵容。

结束了一年NCAA历练的塔图姆,满足了NBA选秀的最低要求。2017年6月23日,在2017年NBA选秀中,杰森·塔图姆在首轮第三顺位被波士顿凯尔特人队选中,成为了一支豪门球队的高顺位新秀。

至此,塔图姆天才养成之路的第一阶段正式告一段落,等待他的,是更高级别的对抗和防守;是更为严苛的战术要求。当然,还有更高的知名度和大把的美好未来。

塔图姆的新秀赛季完成的极为出色,尤其是远距离投篮方面的无缝衔接,对于一名新秀而言更是难得的可贵。整个新秀赛季,塔图姆替队出战80场,全部首发,在场均30.5分钟的时间里,可以砍下13.9分+5篮板+1.6助攻的数据,天赋展露无遗。

只可惜天才不只有塔图姆一个,伤愈复出的本·西蒙斯和季后赛里大杀四方的米切尔都是个中翘楚,他们的个人表现压制了讲究团队协作的凯尔特人新秀塔图姆,最佳新秀的桂冠没能落到他的手中。

但塔图姆依旧展示了他的优势,如果说西蒙斯的天赋在于强壮的体魄+出色的身体天赋+宽阔的视野,那么同为锋线上的塔图姆则胜在:精准的投篮和花样百变的中距离进攻。

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新秀,塔图姆在三分线外接球投篮的领域,交出了39.4%的出色命中率。而在三分线以内的中距离,塔图姆成为了既欧文和莫里斯之外,队内第三位中距离进攻爱好者,并且在每场出手两次的情况下投出了42.4%的命中率。

所以你可以很直观的感受到塔图姆的进攻模式,他把进攻端的天赋洒落在了整个半场,除去相对冷区的右侧中距离,其他位置上塔图姆都能够交出相当不错的命中率,这是一个超级得分手的雏形,而塔图姆已经初步领略了。

2018-19赛季,海沃德从前个赛季第一场的伤病里走了出来。只是伤愈复出的海沃德不但没有抢占塔图姆的出场时间,反而不降反升,塔图姆在这个赛季里场均出场31.1分钟,比上赛季平均每场要多打一分钟的时间。

只是这聊胜于无的一分钟没有让塔图姆的数据更上一层楼,整个2018-19赛季里,塔图姆出战了79场,同样均为首发。只是数据下滑到场均15.7分。整体的命中率更是大幅度滑落,分别从47.5%和43.4%,下降到45%和37.3%。

其中,下降幅度最大的,还是我们上文提到的中距离进攻,在海沃德复出压缩了莫里斯的出场时间以后,欧文和塔图姆成为了凯尔特人仅有的两位中距离爱好者,塔图姆提高了他的出手次数,平均每场出手2.2次,换来的却是下滑到34.9%的命中率。

从进攻热图上来看,虽然蓝域(低于联盟平均水平)只有区区两块,但红域(高于联盟平均水平)产生了肉眼可见的减少。在NBA奋战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可见塔图姆的桎梏,让他的篮球变得艰难了起来。

当然,作为一名在首个赛季大放异彩的新秀之一,第二年势必会受到更为频繁的照顾和压迫性更强的防守,但这并不是导致塔图姆命中率猛跌的主要理由。或者说,防守强度太大永远不应该是一名得分手得不了分的理由。

可以说,在新秀赛季的第二年,塔图姆遭遇到了和恩比德一样的瓶颈,即什么都会,但都不太精。倘若是绿军还处于重建阶段,或是塔图姆带来的期望值没那么高,那么凭借这样虽然效率并不出彩,但依旧能够稳定输出的能力,塔图姆依旧可以在NBA夺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但事实正好相反,绿军的目标是奥布莱恩杯,而塔图姆的期望值,则是一位天才球员应该必经的过程——冠军球队的主力得分手。

但第二赛季的塔图姆,显然离这条路又远了几分。他在中距离位置的进攻变得愈发保守和克制,你几乎可以在每场比赛里都看到这样的场景:塔图姆在高位或者低位接球,做了几个无意义且幅度小的三威胁,然后选择了干拔跳投,无功而返。

这和恩比德在76人的境遇极其类似,他们都是喜欢背身要球后,做几个三威胁,然后博取犯规或者直接跳投的人物。费城的恩比德在新秀赛季,还能凭借着身高和对手的不熟悉,打出几个精彩的晃肩后翻身跳投或是舔篮。而波士顿的塔图姆,在新秀赛季也能打出几个精彩的假动作突破直接杀伤或是晃过对手的半截篮。

到了后来,恩比德逐渐变成了“造犯规狂魔”;塔图姆则变成了中距离的铁匠。归根结底,还是他们的技术动作没有做到精益求精,对手在防守时逐渐熟悉了他们的进攻习惯。那些看似全能却都不够精湛的技术动作,逐渐变得鸡肋起来。

这对于一名志在成为超强得分手的塔图姆而言是致命的,纵观联盟几位得分如探囊取物的得分手,他们的进阶之路都是在丰富武器库的前提下,继续精进自己本就擅长的得分手段。所以你会看到,伦纳德的中距离翻身跳投或是急停干拔愈发稳健;库里在维持了突破效率的同时,成为了历史三分王;杜兰特大伤以前,也会时不时地甩着大长臂来个超大幅度变向,但他真正的杀招还是中距离背身后无视对手的干拔。

塔图姆没能够实现武器库的大量储备,他的进攻手段显得单一且保守,另一方面他也没能够精进自己的中距离三威胁,重心还是太高,导致了突破威胁的不足。突破威胁的不足导致对手更清楚的了解了他的进攻意图,从而导致效率的滑落。

平平无奇的第二赛季,加上西部东契奇的炫目表演,让塔图姆的日子过得有些酸涩,他迫切需要一场改变,要么去精进自己的中距离,要么就减少中距离的频率,一条分岔路口摆在塔图姆的眼前。

塔图姆看了看自己的热图,又看了看史蒂文斯教练,选择了后者,然后迎来了爆发。

2019-20赛季,塔图姆打出了自己的新高水平,在场均时间提高到34.6分钟以后,他并没有出现像前个赛季一般的下滑,而是突破了瓶颈,成为了一名新晋的20+成员。场均可以得到23.6分+7.1篮板+2.9助攻+1.4抢断的数据,这四项数据均为生涯新高。

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于,当塔图姆把出手次数从上个赛季的13.1次,提升到18.9次时,他的命中率却给能保持着相差无几的水准,三分命中率更是提高了2.5个百分点,来到了接近生涯最高的39.8%。

完成这一突破的功臣,在于塔图姆出手选择的改变。上文提到,塔图姆在精进或者是减少之间选择了后者,而本赛季的出手次数又实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这期间一进一退中多出来的出手,都被塔图姆用魔球化的打法完美稀释了。

而这样魔球化的打法,在本赛季二月份过去后迎来了巅峰。塔图姆在篮下0-5英尺和三分线外的出手占比,从二月份以前的58.1%,扩展到二月份以后的79.5%。

即便是从整个赛季来看,塔图姆也是显著提高了他的三分水平。从上个赛季的场均出手3.9次,提升到本赛季的7.1次,并且能够以39.8%的命中率场均命中2.8记三分球。这样的效率,终究帮助塔图姆突破了关口,也突破了自己。

众所周知的一点,魔球化打法之所以会在当今联盟如此盛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为了追逐极致的效率。魔球化舍弃的是中距离,从整个大数据来看,这是效率最低的地方。在追求极致效率的情况下,塔图姆那些略为单一的中距离技术动作被最大化的隐藏了,而塔图姆那些简单干脆的篮下终结能力,被最大化的扩大了。

此消彼长之下,塔图姆本赛季打出了篮下51.6%的命中率,虽然称不上多么的惊为天人,塔图姆的篮下终结也不够稳定,但至少我们能在比赛里看到塔图姆因为外线威胁的与日俱增,而成功突破对手到篮下完成上篮的画面。而非是在中距离完成一系列无意义的三威胁,然后迎着不为所动的防守者投一个不太靠谱的篮。

除去进攻以外,防守是塔图姆的长项。但这点上他的不足在于,塔图姆防守端的表现极受进攻端表现的影响。当塔图姆进攻端能够打开手感时,他在防守端的积极性足以让他跻身最佳防守阵容。但当他进攻端连连受阻,防守端也就相应变得懒散。

不是说这是一件好事,这当然是塔图姆急需改变的一个点。但话说回来,当魔球化打法帮助塔图姆显著的提升了他进攻端的效率时,也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塔图姆防守端积极性降低的局面。

正因于此,塔图姆才得以打出联盟第41进攻效率的同时,还能贡献出联盟第27的防守效率。攻防全能,将逐渐成为塔图姆身上的新标志。

稍微了解一下塔图姆的履历,你就会发现天才也会碰到进阶道路上的拦路虎,这点无人可以免俗。但天才之所以为天才,正是体现在他们突破桎梏的能力上。就这一点而言,塔图姆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范本和案例。

但塔图姆依旧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凯尔特人是志在总冠军的球队,而到了季后赛的防守强度里,魔球化不是根本的解决方法,塔图姆还需精进他的中距离进攻,而不是直接放弃。

另一方面,防守的积极性将区分开年轻球员和成熟球员,也将区别开角色球员和领袖。塔图姆显然不能永远当个前者,防守端的积极性也不可能永远和进攻端的手感挂钩,这是他下一个必须面对的命题。

除去这两点以外,塔图姆这条耗时4年的天才养成之路已经有了些样子。老话说得好,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在这一点上,塔图姆的改变显得格外及时、坚决且有效率。

剩下的,就交给这位依旧年轻的天才吧。你不用无条件相信塔图姆,但你可以永远相信他曾经做过的改变和尝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