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香港回归查尔斯王子与末代港督挟英国国旗黯然登船离开

1997年香港回归查尔斯王子与末代港督挟英国国旗黯然登船离开

1997年7月1日零时整,天降大雨,中国人民驻香港特别行政区部队的军车准时驶过深圳与香港的落马洲口岸界。

距上一次中国军队从香港离去,已相隔155年了。回顾香港回归之路,很是艰辛,中英从1982年9月22日开始谈判到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

这段时间里,不甘心的英国政府包括港英政府小动作不断,但都被我国政府一一化解,那么双方为什么会选择的1997年回归,背后有什么样的历史背景呢?

香港位于广东省珠江口东南,包括香港岛、九龙和“新界”三部分,面积1066平方公里。

四个世纪以来,先后诞生了葡萄牙、荷兰、西班牙等海洋大国,随着一次激烈海战,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沉入海底,海上霸主的权杖交到了大英帝国手中。

1834年,他们首先看到香港在战略上和商业上的重要意义,决心占领,中国政府禁止贸易的行为,断掉了英国商人的利益。

英国年轻而野心勃勃的维多利亚女王说服议会,借此开战,清朝战败,与英帝国签订《南京条约》,中国被迫割让香港。

1860年10月24日:英迫清庭签《北京条约》,清庭割让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南地区给英国。

1898年6月9日:清庭与英再签订《展拓香港界址条例》,租借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北地区及附近262个岛屿,租期99年(至1997年6月30日结束)。

时间来到20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人民当家作主。1979年3月份的中国,虽然天气还有些冷,但是春天已经始来到,万物茁发。

借着维护香港民生发展的理由,时任港英政府港督的麦理浩悄悄来到中国大陆进行访问,借机试探我国政府对香港问题的态度。

同志明确告诉他,97之后,中国政府不仅要收回新界,而且包括九龙与香港岛也要一并收回。

大惊失色的麦理浩带着这个消息回国后,英国议会顿时炸锅。不过也开启了中英关于香港岛谈判的序幕。

当时撒切尔夫人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他们英国的决议,拿着1842年以来清政府和英国签订的三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和《展拓香港界址专条》来和新中国谈判,要求中国人接受,说话态度盛气凌人。

当时撒切尔夫人期间说了这么一段有威胁性的话:“只有英国继续统治才会保持香港繁荣稳定,如果中国收回,就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97之后,香港必须收回,不然中国政府就是晚清的李鸿章。无论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中国人都能承受。”

讲完这句以后,同志又补充道:在从开始谈判到1997年收回香港之前的这段时间,英国政府必须保证香港的稳定,不发生任何不利于香港回归的事,不然中国政府就要重新考虑收回香港的时间和方式。

当时英国刚战胜阿根廷,撒切尔夫人风头正盛,没想到一头撞在了钢铁公司上,碰得她头晕脑胀,以致于步出人民大会堂时出现了著名的“撒切尔摔”被登上世界各大报纸头条。

从1982年9月到1984年9月,中英双方展开了22轮谈判。一开始,英国想以拖机诀,把这个事情拖黄了,不了了之更好。

结果同志说:两年,只有两年,如果两年谈不好,中国就单方面宣布谈判破裂。

12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英国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正式签订。

这份声明指出:中国恢复对香港地区(即香港岛、九龙及“新界”)行使主权,英国政府也于1997年7月1日把香港地区交还中国政府。

声明签署后,但英国政府内的某些政客们并不想这么平淡地退出香港,他们脑中的殖民主义仍在作祟,时不时地跳出来了恶心一把。

当时英国政府野蛮统治了香港百余年,轮到他就任港督的时候,忽然觉得香港的政治制度不够“民主”。

他下令修改香港法律,把所有的权利都“还”给香港人民:把行政权分给了政务司,把“立法局”变成独立于政府的“立法会”;修改了《香港公关秩序条例》,不再需要通过警察局的同意。

这就是后来造成香港一系列麻烦的根由。所以说,临行香港加归对香港伤害最大的一次就是这一次,至今流毒。

1993年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开光典礼活动,外交部前副部长、曾负责香港交接事务的新华社原香港分社社长周南也受邀前往。

结果彭定康也在那里,彭定康当着满场记者对中国政府进行一番肆意攻击之后,看到周南部长,他竟然若无其事地伸出手来表示‘友好’。

他想着,在那么大的场面上,周南就算心里再堵也一定会配合他,把手握一下。却不料周南部长并没有入套,而是以佛家的双手合十来代替握手,彭定康的手僵在半中间,这被很多媒体拍到。

场面一度很尴尬,反应过来的他只好收回手去,下意识地学着周南部长的样子同样双手合十。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时间很快来到了1997年,各项回归前的工作紧锣密鼓进行。

中国国家礼宾司司长安文彬早在1996年就提前进驻香港,开始筹办交接仪式的完成,他身上肩负着一项任务,那就是在1997年7月1日零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一定要在香港升起,因为对于象征着百年屈辱的割让香港岛的历史,今天回归,我们一秒钟也不想多等。

但是英国不想把香港归还给中国政府是众所周知的秘密,所以在回归交接仪式上的配合上,他们是极度的不配合。

时任英国方面联络组组长的戴维斯,对此强烈反对,我方拿出中英联合公报来指出,

果然有坑,中国还是低估了英国的程度。戴维斯也根据双方的联合公报反驳中国,公报上规定是7月1日,但是没说是几点几分啊,只要在在7月1日内,英国政府什么时候交接都行。

如果这一步陷入被动,听由英国摆布,那么我们的交接仪式势必被英国搅得一团糟。

安文彬深知利害,岂肯让英国人得逞。在他的据理力争下,英国让步,答应在30日11时59分59秒将英国国旗降下。

时间虽然仓促了点,但是在我方的安排下也是够用的,可是安文彬想,如果不再逼紧一点,说不定英国又出什么妖蛾子,必须彻底把英国人逼得没时间使坏。

在安文彬和我方谈判人员的努力下,终于达成目的,不料最后节点,查尔斯王子又使了一把坏。

那个时候,电视机前的几亿观众都没有感觉到,这表面波澜不惊的仪式现场后面却又是一场中英双方的高手对决。

一瞬间,双方又过了几招。但我方的同志心怀历史使命和对全中华民族同胞的责任终于完成使命。

后来,查尔斯王子曾在他的日记中给出了原因,原来是他自英国来香港时没有坐到头等舱里,所以心情很“郁闷。”

无论他当时是真郁闷还是有意添乱,事已至此,已无暇多想,要紧的是怎样补救。

经历过一年多波谲云诡的多轮谈判,安文彬其实也防着英国这一手,我方人员早有预案。

在台下坐着的安文彬指示司仪的加快语速,后面的仪仗队前进的步伐加快。一切都以0.1秒甚至更细微的时间节点在进行,终于把那23秒抢了回来。

1997年7月1日零时,国歌准时奏起,伴随着国歌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香港终于准时回归了!

那面在香港上空飘扬了155年的米字旗颓然落地,按照声明,仪式完成后,香港的土地上就不能再有外国军队,所以英军驻港部队必须连夜离开香港。

这边是我们的举国沸腾,共庆香港回到祖国怀抱,那一边是落寞的查尔斯王子、英国时任首相布莱尔,撒切尔夫人、前几任港英政府“港督”麦理浩、彭定康等人,机关算尽,终是空忙一场,只好挟着英国国旗,神情黯然地从维多利亚港登上军舰,连同他们的殖民军队回到英国去了。

始于维多利亚,终于维多利亚,中国人还是从维多利亚手里把自己的孩子亲自接回了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