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凭金句出圈《三生》后再无爆款她这几年都在忙什么?

杨幂凭金句出圈《三生》后再无爆款她这几年都在忙什么?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以表演起家成名的杨幂,曾把“成为好演员”视为座右铭,但大环境和个人选择又将她推到相反的方向,距离目标似乎渐行渐远。

近年,大众关于杨幂的讨论呈现出两极化:影视作品差评居多,综艺输出金句却赢得路人缘。

自2017年现象级仙侠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后,新作品轮番登上大小银幕,可她再无爆款作。反而活跃在各类综艺,发挥话题女王的优势如鱼得水。

4岁踏入影视圈,杨幂做了12年“表演个体户”,然后跟李少红创办的荣信达签约,主攻古装剧。

《神雕侠侣》《王昭君》《聊斋志异》《红楼梦》《美人心计》……她几乎把武侠、历史、奇幻、宫斗等热门古装题材都演了一遍。

或许杨幂自己都没想到,在扎堆拍摄的古装剧里能押对宝。《仙剑奇侠传三》令她崭露头角,《宫锁心玉》使她一炮而红。

与荣信达合约到期,她转投香港美亚娱乐麾下,当起拼命三娘,创下一年接11部戏、4个月拍5部戏的记录。

她表示轧戏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从而争取到拍电影的机会。用杨幂的话说,是“我还有梦想没实现,想做一个好演员的梦想还没实现。”

名气大涨帮杨幂拿到进军电影圈的资格证,而她却亲手断送似乎本可以更光明的前途。

由于轧戏,杨幂临时被换、失去跟陈凯歌合作电影《搜索》的机会,甚至被传遭京圈“封杀”。上升期暴雷,阻断了进入主流圈的路径。

她只好投靠港圈。在《春娇与志明》《消失的子弹》等多部港片里,搭档古天乐、谢霆锋、刘青云、甄子丹、杨千嬅等香港实力派影人。

傍上京圈无望,杨幂自己编织人脉网、做起资源整合,在电影、剧集两条赛道同时发力。

两年多她从电影的镶边配角变身一番女主,扛起《小时代》《分手大师》票房,口碑却不佳。剧集虽然高产,却没能复制《宫锁心玉》的收视神线年掀起追剧狂潮的《古剑奇谭》的出现。

2011年,杨幂出资30万元参股欢瑞。2012年,杨幂成立个人工作室。次年3月,欢瑞宣布与杨幂以艺人工作室的形式签约。《古剑奇谭》就是双方正式联姻的首部作品。

她由小透明到一线女星的进阶轨迹,精准踩中了行业的两大风口:古偶剧题材优势和IP影视化。两者都具有天然庞大的受众基础,转化为杨幂的原始粉丝盘。

在流量鼎盛时期,她主演的每部作品,都能窥见在粉丝经济作用下构建的“大IP+流量艺人+大制作=爆款”的畸形模式。

头戴扛剧女王桂冠,她的表演容错空间也随之变小,差评和黑评纷至沓来。实际上,早在《宫锁心玉》爆红时,她就经历了“全网黑”。

起初,杨幂还会在微博发声反抗,并不时亮出要证明自己是一个有实力的演员的决心。

殊不知,自我意识过于强烈会逐渐封闭演员的表演触角,难激发出同理心去感受和塑造角色。每次与角色合体,都隔着一层厚重坚硬的外壳,无法打碎重塑。

如果说以前杨幂连轴转拍戏,是出于担心被洗牌出局。那么已跻身第一梯队,杨幂依旧甘当“劳模”,则因为被资本剥夺了安全感。

出走欢瑞、自立门户,杨幂的明星效应无疑是嘉行的王牌,吸引各路资本玩家递来橄榄枝。

2015年,嘉行借壳西安同大、以估值2500万登陆新三板,仅用了两年就创下估值暴涨200倍、飙升至50亿的资本神话。尚世影业、芒果影视、完美世界、迪士尼等业内头部玩家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当年10月,尚世影业以3亿人民币购入嘉行20%的股权,同时要求嘉行在2015-2017 年的净利润不低于0.75亿、1.05亿、1.47亿。若这三年累计净利润低于3.1亿元,尚世影业有权授让嘉行股份。

三年间,她接连主演了《亲爱的翻译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谈判官》《扶摇》四部剧,加上带领“幂家军”卖力打拼,总算超额完成对赌承诺。

《谈判官》《扶摇》无论在网络数据、收视率还是口碑,都远不如让杨幂攀上事业高峰的那些代表作。

古偶剧、言情剧失手,加之这一时期上映的电影《我是证人》《逆时营救》和后来被寄予厚望的《宝贝儿》转型无效,她放下了用演技证明自己的执念、流露出“摆烂”心态。

继续回到熟悉赛道,演同质化角色以期保住地位——尽管《筑梦情缘》《暴风眼》《斛珠夫人》等剧作题材看似多变,但角色的“女强”内核千篇一律。

消耗了作为演员的口碑,且演技原地踏步、表演差评汹涌袭来。吐槽重灾区,不止是杨幂模式化的演技,还有强行装嫩的少女状态。

被问到是否仍在享受少女标签时,她说,演员心里一定有一块地方是长不大的,这块真空留白的地方,叫相信。少女永远在她心里有一块地方,是留给她相信角色用的。

34岁出演《斛珠夫人》,阅尽千帆的杨幂很难找回少女天真烂漫的感觉,多少有些违和。

导致她表演困局的原因之一,正是专注自身形成的演员跟角色不相融的屏障。因此,她的表演痕迹愈发明显,让观众难入戏共情。

归根结底,她最为擅长的大女主、仙侠、悬浮职场剧等题材红利流逝,主演的又多为流水线生产的快消品、受到悬疑剧和正剧等黑马题材冲击瓜分市场。

以及演的一些作品补拍、拉长面世周期和部分剧作积压导致“空窗期”,角色同质化与戏路重复引发大众审美疲劳,和平台方数据脱水等内外因素,使其露出真容。

如今回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竟成了杨幂目前在表演领域最后的“高光”时刻。

网友说杨幂的演技巅峰是在十一年前的《宫》不无道理,该剧让她入围白玉兰奖最佳女演员,斩获“最具人气女演员”殊荣。

可惜,灵性的表演昙花一现,日复一日为完成任务滋生的机械化表演疲态,成为杨幂的荧屏常态。

在她的观念里,阅历沉淀和保持单纯是好演技的两大支点。但这套方法论更像是万能公式,对没有真正扎根生活汲取养料的杨幂,不太奏效。

从“狼性”变为“佛系”,她现在对表演的追求是顺其自然,随人生不同阶段来接戏,有合适的角色和戏,就去拍。

而“合适”的标准,在她本人和旁人眼中,或许存在云泥之别,不免为舆论战埋下导火索。但,却是被狙时的挡箭牌。

眼下适合杨幂的优质影视资源确实有限,首先大势所趋的真现实主义题材、主旋律正剧等新主流剧就将她拒之门外。

话题or演技,何以安身立命?杨幂说自己是ENFP人格(竞选者型),这帮她发散出多重身份。除了演员本职,还当制片人、参加综艺、做投资人,副业增多分散了她的表演精力。

成名不久,她就表露出挑战幕后的野心,准备走自制自演路线年,杨幂首次试水影视剧制片人,以个人工作室名义参与出品偶像剧《中国女孩》,表示做制片人跟当演员的心情完全不同,要从宏观角度看问题,责任更重大。

这个在当时为完成对赌协议不得不采取的战略,不仅带来可观收入,还开启了“老带新”的选角模式,并为杨幂与平台之间搭建了合作桥梁,更让前者累积了议价权。

但粉丝对嘉行大礼包式的自制剧相当反感,偶像参演从线上蔓延到线下。原定杨幂主演的《曾少年》,就是被粉丝撕掉的“毒饼”。

凭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经历短暂风光后,接连播出的多部剧效果未达预期,拖累了嘉行的商誉,估值大幅缩水。

加之影视寒冬,杨幂主演、嘉行主控做剧这套组合拳,发挥的效应打折。于是转向做平台定制剧,嘉行参投并承制。

杨幂则是决定项目能否成型的关键一环——尽管作品成绩不如辉煌期,至少85流量花的根基牢固。

在头部视频平台中,杨幂跟腾讯关系紧密,主演了《斛珠夫人》《爱的二八定律》并客串了《三生三世枕上书》。这三部剧的出品方名单里都有腾讯系企鹅影视、嘉行传媒,并由后者承制。

随着今年腾讯率先提出降本增效口号,就连做平台定制剧的路也不太好走了。是为生存留在舒适区,还是勇敢破局,取决于杨幂与平台的博弈。

2019年常驻2档综艺,2020年常驻3档综艺,还不乏辗转各类综艺做飞行嘉宾。今年更是当上热门综艺《花儿与少年》的团长。

比起容易被人忽略和遗忘在角落的倾听者,杨幂更愿意做表达者,以“意见领袖”姿态在综艺里输出金句狂刷存在感、吃女性与泛众红利提升路人缘。

《亲爱的请放松》里,那句“你凭什么要别人了解你的辛苦,因为每个人都辛苦”,戳中社会人痛点。

好打抱不平的成长经历,能看出她从小身体里埋下了女权主义的种子。从这个角度而言,杨幂用影视剧造“女强”梦,不止让戏外女同胞代入,还满足了自己。

由借助影视剧转为借助综艺来吃女性红利,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杨幂的投机心态——

跟随外界变化,适时切换不同赛道、以不同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但收割红利却用同一套杀手锏。

但演技短板,是杨幂事业再攀高峰的最大阻碍。毕竟自诩为演员,副业再好,主业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存货里,出现在爱奇艺和江苏卫视2022年片单的《谢谢你医生》对深陷瓶颈的杨幂至关重要,能否跳出悬浮怪圈和表现出惊喜演技,使其扳回一局,有待观望。

成为一颗耀眼明星,就该有与之匹配的价值。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回归纯粹的表演,多锤炼演技,才是杨幂续命的正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